当前页面: 主页 > 999956.com >

999956.com

最扫兴的守城战:坚守半年,为何在42万救兵赶到
更新时间:2019-02-26

(王)邑曰:“吾昔围翟义,坐不生得,以见责让。今将百万之众,遇城而不能下,非所以示威也。当先屠此城,蹀血而进,前歌后舞,顾不快邪!”

(王)寻、(王)邑自以为功在漏刻,不以军事为忧。

《资治通鉴》有如下记载:

(王)寻、(王)邑纵兵围昆阳,严尤说(王)邑曰:“昆阳城小而坚,今假号者(指更始帝刘玄)在宛(城),亟进大兵,彼必奔走。宛败,昆阳自服。”

《资治通鉴》

遂围之数十重,列营百数,钲鼓之声闻数十里,或为地道、冲輣撞城;积弩乱发,矢下如雨,城中负户而汲。

严尤曰:“《兵法》:‘围城为之阙’,宜使得逸出以怖宛下。”

王凤等乞降,不许。